网络走红的「中国首位 00 后 CEO」

这几天,IT 互联网圈内有位号称「中国首位 00 后 CEO」差点要刷屏了。这位 17 岁的创业者李昕泽因为一段短视频走红,他的这句对白「可能一些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他们就没办法了解互联网」被各种转发。

9月3日,雷军都发微博点评:作为老老老一辈企业家,我个人觉得亚历山大!长江后浪推前浪,世界未来一定属于00后,加油!

李昕泽何许人也?他的公司崇才科技又如何?

我们不妨先看看新京报对他的采访( 9 月 4 日)。「Linux爱好者」摘录部分:

新京报:有人说你瞎折腾,有人说你博关注,你怎么评价自己做的事?

李昕泽:我的目标是15年内上市,做一个伟大的公司。什么样的公司算伟大?举个例子,阿里巴巴算二分之一伟大,雷军的小米算三分之一。微软或者苹果这样的,才是百分之百伟大。

伟大的公司,是国际化的,改变全人类的。我的意思是,伟大的公司有一个信念,赚钱不是一个主要目标。有一句话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是我的人生格言。

新京报:有人说,你成立公司是闹着玩?

李昕泽:2013年的时候,我上初一,比较喜欢玩一款游戏,在游戏论坛里认识了一个朋友。我们对于游戏比较感兴趣,算是志同道合,于是就成立了一个工作室,一起开发一些游戏模组。后来就在2014年开始筹备公司化运营,最终在2015年7月份注册下来。

新京报:一家公司必需的业务和人员,你具备吗?

李昕泽:我们的主营业务是网络产品开发,包括电脑系统、手机应用、游戏模组。团队比较大,看你怎么算,算上新加入的有三到四百人,核心成员五六十个。都是00后,全部都是。

新京报:这么庞大的团队,能支付他们的报酬?

李昕泽:公司暂时没有利润,不过现在已跟一些投资机构接触了。

新京报:你的公司有实质性业务吗?

李昕泽:正在融资阶段,用来发展公司的业务,有刚发给投资人的计划书。我们想做资讯平台,追求一种比较整齐的阅读体验。

「中国首位00后CEO公然抄袭、复制我的开源作品」

9月5日,Android 开发者墨镜猫公开发帖,声讨李昕泽公然抄袭并复制其开源作品。

墨镜猫在其帖子称:

9.4号晚上,有一个我项目的关注者在我的开源项目智能电视桌面提了一个issue问题(截图如下),智能电视桌面项目其中一个产品是猫桌面,是我在GitHub开源社区发布的一款智能电视桌面,按照Google官方TV交互规范开发。

一开始我还以为别人只是引用了我的作品什么的,但打开其中的链接却发现,不是那么简单。这位所谓的“中国首位00后CEO”在公司产品列表公然写着“猫桌面”(截图如下)。

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巧合,但点开视频却大吃一惊。

视频采访截图如下,大家也可以去看链接中的视频(1分29秒处)。

然后再让大家看看我项目中的效果图。如下:

大家觉得这是抄袭吗?这不是,这就是赤裸裸的复制!连作品名字及图片都没有更换,这就是这位"年少有为"CEO的行为。

相应开源项目,已调整了协议

墨镜猫的开源项目,在此事之前是遵循的协议是:Apache v2.0。「Linux爱好者」发现作者已在今天上午把协议修改成了 GNU GPL v3.0。

https://github.com/JackyAndroid/AndroidTVLauncher/commits/master

开发者对此事的评论/讨论

 

@starriv: 不是,你原来是 Apache 2.0 协议,本来就是可以又这种操作的,现在这么声讨合适吗?

@Easy 回复 @starriv: Apache2也不可以宣称原项目是你自己开发的,这是署名权问题。就算MIT也是。Bootstrap是 MIT的,你能宣称 BootStrap 是你公司写么的?

@持酒寻友:这叫开源作品商业化,你们不懂互联网的负责技术,00后负责运营

 

开源协议那么多,如何区分?请看下图

如果你还分不清主流开源协议之间的区别,乌克兰程序员 Paul Bagwell,画了一张分析图,说明应该怎么选择。图由阮一峰汉化。

因为原图有些错误,Paul Bagwell 已对图片做出更新,下面是 任卫 翻译制作的图:

在「Linux爱好者」写这篇稿件的时候,小编还搜到澎湃新闻网今年6月19日的一篇报道《【砥砺奋进的五年】“00后”CEO李昕泽创业的野心与梦想》,李昕泽及其公司,似乎并不是首次拿他人成功冒充自己的作品,因为在澎湃的报道中,还有其他爆料:(请看红色高亮部分)

李昕泽曾给自己做了个锁屏。“点击一下,说我要打电话给谁,就能打了。但实际上也没有锁屏功能了。”他用了两三个月后换了,“我还是喜欢可以保护隐私的。”

当他给杂志社开发app时,才刚学app界面建设,不会开发新闻发布系统和评论系统。“按钮界面我自己做的,贴图我自己做的,发布内容和评论内容系统都是别人的,大概60%算原创。”

过去建模,他也采用这样的方式,他认为,这样的“半盗版”是理所当然的,在开发圈已经算原创了。“人家都说,编程语言会一种就很了不起了。如果都去学,我的脑容量不够啊。”

但同是“00后”的编程爱好者“福厦高速”不这么认为。在程序员间流传着一句话: Talk is cheap,show me your code.(废话少说,放码过来。)

福厦高速觉得,如果崇才从事的是其他行业,说漂亮话没什么,但他们从事IT行业。“IT行业的大忌,就是在内行面前装内行,他们没有什么技术,却偏偏要显得自己很有技术。”

福厦高速也曾为巴士模拟游戏开发模组,当崇才科技还只是工作室时,李昕泽曾邀请他加入团队。福厦高速加入了QQ群。

那时,他开发了一个软件叫“福厦桌面”,软件做出来后,想炫耀一番,就把测试版本发到崇才的QQ群里。这个作品被崇才科技以公司作品发布,最初标注有原作者,后直接改名“崇才桌面”。但由于福厦高速没有把代码给崇才,导致改过的软件截图仍带有“福厦高速”的水印。

“福厦高速”受到网友大量负面评价,他解释,这是自己的早期作品,做得比较失败,他也并不想崇才用自己的作品宣传公司。

还有一些技术人员对崇才科技所发布的手机app、网站进行了反向编译或代码分析,发现他们的APP、网站是直接套用现有的模板。

截至「Linux爱好者」写稿为止,技术圈的朋友还在讨论此事,陆续有网友爆出李昕泽的一些往事。

参考:

新京报、掘金、新浪微博、澎湃新闻

144 收藏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