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一家互联网游戏公司,余小建(音)和同事李岩(音)在加班到深夜后,睡在公司沙发上。据路透社报道,在中国科技行业,睡在公司已成为一种文化。由于许多创业公司的发展速度很快,因此员工不得不加班加点地去完成进度。摄影:Jason Lee

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崔萌(音)中午时就在工位上打个盹。在中国,低效、廉价的劳动力过剩,使得各产业的工人们有了更多的休息时间。但在科技行业,由于业务发展速度很快,许多创业公司的招聘速度赶不上发展速度,因此员工必须要在夜间加班,以完成进度。

中午时,不少员工就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崔萌说,“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发展速度极快,其竞争环境之激烈甚至超过了美国。”他表示,整个公司,尤其是程序员的工作特别辛苦,他们天天加班。为了减轻员工的压力,他们被允许在午间和晚上9点后在公司睡觉。员工可以趴在桌上,躺在沙发上,或是使用专门的懒人沙发。

员工加班到深夜后,会叫些外卖,解决肚皮问题。

崔萌给睡着的同事盖上毛毯。

在一家从事云计算的创业公司,有供员工睡觉的休息间,类似学校宿舍的上下铺,不过每个人有自己的私密空间。这家公司的老板代翔(音),40岁,北京人,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大部分的睡眠时间都留在了办公室。

在创业公司之前,代翔曾供职于一家机械公司,由于采取72小时轮班的工作制度,因此他常常要睡在地板上。去年,他与同伴创办了自己的云计算公司。而他为自己的公司采购的第一批产品是12张高低床,并将这些床放在了办公室一角。

IT工程师张双杰(音)睡觉时,拉上床铺前的帘子。代翔表示:“科技行业主要从事脑力劳动,员工需要时间去寻找灵感,我们的休息区不仅仅用于晚间休息,白天也可以使用。”

一名女员工中午在瑜伽垫上眯会。

最极端的例子里,在工作时间,有些公司的员工甚至会住在办公室。在另一家互联网兼职招聘平台,客户经理刘占宇(音)深夜仍在加班。

加班到深夜后就睡在公司,公司卫生间也成了盥洗室。刘占宇周一至周五睡在公司会议室里,以免每天花1个多小时从北京东郊的家中赶往公司。作为公司“大客户”部门负责人,从每天午夜至凌晨3点,他与一两名同事常常就在会议室里休息。

客户经理刘占宇在睡觉前玩会手机,一边的墙上写着“天道酬勤”。刘占宇说,“每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就得起床,因为同事们会在九点半的时候到岗,我们每天都在同一个卫生间里洗漱。”刘占宇说起他三岁的孩子时,感到很愧疚。“我的孩子很想念我,每次我一回家他就像小狼一样扑向我。”,由于经常加班,父子只有在周末才见得上面。

在一家从事能源光电、生物制药的科技公司,程序员张会超(音)睡前和同事聊天。这家的公司办公区和宿舍连为一体。

公司的CEO吴亚雄(音)也和员工吃住在一起。

在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HR经理韩立群(音)在午夜加班后,买来啤酒和食物给加班的员工。

公司同事聚在一起吃个夜宵。

在清晨结束加班后,韩立群和同事夏思阳(音)睡在行军床上。夏思阳现年28岁,他每周至少两次要加班至凌晨三四点。他的工作是要利用大数据帮助企业管理财务、规避风险,几乎没有私人生活可言。他表示:“我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去找女朋友。

公司给这些程序员准备了行军床,供他们在加班到很晚时休息。

产品经理寇蒙(音)行军床上和衣而睡。

在北京东二环银河SOHO写字楼,夜里仍有员工在加班。对于加班,许多公司的员工都表示,在创业公司工作带来的潜在回报值得上长时间工作,但他们也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社交活动。

一名员工加班到深夜后回家,周围的商场早已关门。

57 4 收藏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