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是一个插画师,所以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到处都摆着老爹干活的家当。用大头笔在画纸上画画时发出的沙沙声,和大白兔糖一样成了我最回味的童年记忆。长大之后我成了一枚设计师,但是来到这个时代我发现,真的掏出纸笔来画画的机会是越来越少有了。今时今日,人们能很容易就下载到各类高保真的UI kits,各种精美的libraries,更有多到泛滥的软件能帮助我们很容易就做出一个炫酷到爆的高保真原型。

在为Design Sprint干活的那几年里,我常常喜欢用各种不同的作死方法来进行我的工作。期间我发现,回归到用纸和笔来画低保真的原型这种做法真是深得我心,画草图能让你的脑筋腾出更多的空间来思索新的点子,挖掘出真正有意义的问题,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产品或者视觉或者开发撕逼,而不是浪费在画一个个炫到不发朋友圈天理难容原型上。

阅读原文 »

1 收藏


直接登录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