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我的读书元年,这一年我才真正把读书当做一种爱好,一种乐此不彼的习惯。读过的书越多,发觉自己知道的越少,从而更加渴望读到更多的好书。读书其实是一个社交行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和作者对话,也和自己对话。
吴军在《数学之美》里面说:做事情的方法有道和术两种境界,从术的层面解决,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从道的层面就是要分析问题的动机和本质,然后从本质上解决问题。道立足于宏观和长远,术立足于局部和当下。

阅读原文 »

2 收藏


直接登录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