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很伟大的美国梦,但它破灭了。”在法国里昂,青年尼格瑞沮丧地对《纽约时报》记者说道。

这名年轻的工程师此前曾为一家位于美国旧金山的新兴互联网公司工作,在短暂的工作过程中,他为公司提出了不少好点子,以至于美国老板十分欣赏他,希望能将他留在美国。

于是,他们向美国公民与移民局提交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工作签证—H1B 的申请。

对于其他申请者而言,H1B 的申请条件非常严苛,它需要申请者拥有大学文凭和特定技能,而且主要集中在技术和科学领域。

事实上,尼格瑞恰好符合这些条件,他在法国取得了研究生文凭,并且拥有出色的计算机技能,通常获得这份签证只是时间问题,然而,移民局在不久后告诉尼格瑞,他在 H1B 抽签环节落选。尼格瑞不得不在规定时间内离开美国,回到法国。

同样的,关于 H1B 的问题也正在困扰着大批中国留学生。在德州达拉斯某大学内,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吕佳露(音译)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正在为一封招聘回复邮件兴奋不已。

“他们让我把简历发过去,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对我感兴趣!”她的兴奋感没有持续太久,“即使拿到了 offer,也并不代表能留下来工作,毕竟还要过 H1B 抽签这一关。每年名额只有那么多,但太多人申请了,其中大多是印度人。假如我运气不够好,就会被刷下来”。

印度申请者在 H1B 中的高占比近来受到美国媒体的关注。今年 8 月,《the American Bazaar》杂志刊文分析指出,在 2014 年获得工作签证的计算机人才里面,印度籍的比例高达 86%,相比之下,中国籍仅占5%—而中国是除了墨西哥和印度之外的美国第三大移民国。

为什么印度人可以“称霸”硅谷?

今年 9 月访美期间,印度总理莫迪花费 36 小时横扫硅谷,受到一众印度高管的热烈追捧。

这些印度 IT 人才,也许真是印度人称霸硅谷的原因—今年 9 月访美期间,印度总理莫迪花费 36 小时横扫硅谷,受到一众印度籍高管的热烈追捧。他在演讲中表示:“我相信 21 世纪一定是印度的世纪!”

而这一幕,早在 2006 年就出现在美国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的超级畅销书《世界是平的》里。在书中,一开始,弗里德曼就讲述了他在印度的经历,从印度“硅谷”那些全球跨国外包公司里面,他解读出一个“平的世界”。

印度外包巨头如何申请 H1B

返回法国后的尼格瑞心有不甘,他试图通过自己的数据分析技能找到申请被否决的原因。

出于保密的目的,申请者向移民局提交的申请资料通常不会被公开,但都需要在申请之前向美国劳工部上交一份公开的劳工资料。通过对这些公开资料进行整理和观察,尼格瑞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H1B 每年的定额是 8.5 万份,当申请人数超过定额时便采取电脑随机抽签。

近年来,国际外包巨头向系统提交的申请数目越来越庞大,去年,其中一家巨头就提交了至少 1.4 万份申请,大大超过其他小企业雇主—例如尼格瑞的老板,提交的申请数量。

研究签证项目的哈佛大学教授 Ronil Hira 提供的联邦记录显示,2014 年排名靠前的 20 家公司取得了 40% 的可用工作签证—几乎 3.2 万个。

与此同时,超过 1 万名其他雇主取得的工作签证远远少于这个数字,另外超过一半的申请因为配额已满而被拒绝。

在这 20 家公司中,有 13 家是全球外包机构,包括 TCS (塔塔咨询集团)、Infosys 和 Wipro 等,都是总部位于印度的外包公司。

根据《世界是平的》改编的电影里,印度主管普洛在美资公司拼命工作,为了得到晋升甚至随工作迁移到上海。这种情况在现实中亦得到印证。

数据显示,众多在美工作的印度籍雇员年薪仅为 6 万美元起,明显低于美国许多地方一个有经验的技术人员所获得的报酬。

这使得许多公司对印度籍员工倍加青睐,据《纽约时报》报道,南加州爱迪生曾雇佣大量印度籍雇员取代数百名美国本土工人的工作岗位,并因此遭到调查,提供外包服务的公司也受到指控。然而,在巨大的需求和利益推动下,外包公司依然日益蓬勃。

近年来,伴随着美国经济的振兴,外包公司会在 4 月 1 日系统开放这一天提交数万份工作签证请求—系统的规则是先申请先受理。那么,他们是如何做到大量申请呢?

因为 H1B 签证以职位抽签,系统不能公开记录,也没有审查重复提交的环节,不少外包公司会给同一位员工递交多份申请材料。

此外,每个 H1B 申请需要针对职位的 LCA (劳工情况申请)和对应申请人的简历,以证明工作资历,于是有的外包公司还会用假简历和捏造的职位。

实际上,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劳工部在今年 6 月就对印度两家最大的科技公司展开 H1B 签证违规调查,而 Infosys 更在 2012 年、2013 年都上过法庭。

对此,美国政府的态度也是矛盾的,据《纽约时报》报道:一方面,它认为 H1B 可能出现诈骗行为,但另一方面,它又否认外包公司的实际优势——提交一份申请需要 4000 美元,这个价格是很多小型公司雇主难以承担的,但对于财大气粗的外包巨头们却完全不是问题。

“人才外流变成人才红利”

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里这样表达对美国年轻人前途的深深担忧:“如果你们不更加努力,那么你们现有的工作机会和优势都将会在平坦世界逐渐丧失。”事实上,这种忧虑已经成为现实。

“H1B 计划作为美国公司雇佣其他国家拥有特别技能的人才的方式非常挑剔,但事实上它在将本土工作推向离岸外包。”Ronil Hira 指出。如今,美国企业,特别是科技和工程类公司已经开始受到影响。

《纽约时报》以提交了两份 H1B 申请的美国人 Mark Merkellbac 为例,他位于西雅图的工程公司参与了中国的一项水利工程项目建设,需要会说普通话的工程师和景观设计师,但他无法在本土市场上找到这类雇员。随着工作签证申请被拒,Mark 在中国市场上聘请雇员的可能性也化为泡影。

而对 H1B 有需求的 IBM、微软、FACEBOOK 和谷歌等公司开始向美国国会施压,要求增加配额。

事实上,中国人在美国高科技行业的表现早已被印度人远远抛在身后。

在硅谷,从谷歌 CEO 桑德·皮查伊(Sundar Pichai)、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再到 Adobe 的 CEO 山塔努·纳拉岩(Shantanu Narayen),印度 IT 人全面攻陷美国高科技企业,而他们的名字只是一长串美国互联网公司印度高管名单中的一小部分。

“我对印度如此有信心是因为我们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国家,我们 65% 的人口都在 35 岁以下。一个有着 8 亿年轻人的国家有什么奇迹不能创造?”在 9 月访美的演讲中,印度总理莫迪不担心印度的人才外流问题,他说印度的人才外流(Brain drain)完全可以变成人才红利(brain gain)。

“我们用美国和全球的人才来满足企业的需求。”在全球拥有 32.5 万名雇员的塔塔集团发言人 Benjiamin Trounson 这样表示。

就在今年 8 月,塔塔集团对外宣称他们为卡内基梅隆大学捐赠 3500 万美元,用于建立新的研究中心和匹兹堡校区。

6 1 收藏


直接登录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