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所有人的名字都很有可能在学校里被人调侃。即便我已经是一个离开校园几十年的成年人了,我的名字依然会让那些技术人员咯咯傻笑。因为我姓『Null』,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娱乐价值。 阅读原文 »

5 收藏


直接登录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