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周前,我在纽约参加一个会议。这是我第二天使用Apple Watch,于是我想应该用它来查找从会场回程的路线。在以前,我会想掏出手机,输入地址,设置成步行导航,并且在步行途中视线来回游移于手机与街道之间,避开时代广场的出租车、自行车和穿着各异的人物。

现在,我只需要说“带我去时代广场的W Hotel”,按下开始然后步行——从来不用操心手表,除非我感受到振动,告诉我该拐弯了。

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与城市的互动方式。不再拘泥于屏幕,我可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给予手表充分信任,让它告诉我接下来怎么走。除非在我确实需要的时间或地点,我都没有看过我的移动设备,它被解放出来了。

阅读原文 »

1 收藏


直接登录

推荐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