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报道中文),越来越多的人在体内植入芯片,Seth Wahle是其中一员。Wahle使用这种芯片让我们得以从一个耐人寻味的视角来重新看待网络安全的未来。依靠植入手中的芯片,只需触摸他人的手机就能入侵该手机。这项研究预示着将来会有一天,我们的手机和电脑可能在不知不觉情况被人侵入。入侵机制是这样的:Wahle的RFID芯片包括了一个近场通信(NFC)天线,后者传播出能与具有近场通信功能的设备(比如手机)通讯的无线电频率。因此,当Wahle手中持有一台手机时,他的芯片会向手机发送信号,而手机会出现一个弹窗,询问用户是否打开链接。如果用户点击了“是”,那么链接就会往手机安装恶意文件,该文件可以将手机连接到一个远程服务器上,从而可以使其他人对其进行访问。生物黑客群体与软硬件黑客群体的结盟只是个时间问题。时至今日,遇到一个手中植入RFID芯片的人的概率还是很小的。往体内植入设备并不是一时兴起就能做的事,生物黑客也不是你走到哪都能碰到的。(中文摘要来自Solidot

4 收藏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luacloud   2015/06/10

    黑客既然已经公布了这种攻击手段,难道等到将来有一天到来的时候依然没有防范策略吗?

推荐关注